调试信息vxiaotou.com
目标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48462
ContentType:22711
采集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48462
返回状态码:200
使用缓存:否
采集用时:1.76280s
图片链接总数:28
css链接总数:1
js链接总数:1
替换所有图片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JS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css链接用时:0.00000s
超链接总数:50
替换所有超链接用时:0.00000s
自定义替换用时:0.00000s
获取当前title标题:第十章_夜夜春宵_泥巴小说网
程序运行总共用时:1.8252s
内存开销:2481.5703125 kb

第十章_夜夜春宵_泥巴小说网

第十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夜夜春宵 作者: 夏言 时间: 2018-12-6 
第十章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二上午。

  石杰克快疯了。

  昨天半夜,他的一位客户因为酒醉驾车致人重伤被拘留在警局,他不得不去探视他。

  他好不容易在清晨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半个小时内却又被在事务所值班的助理吵醒,得知他的办公室遭人闯入,所有东西被翻得七八糟,一些重要文件不翼而飞!

  于是,他又连忙赶到事务所,结果情况果真惨不忍睹,在一阵忙之后,他才得以稍稍口气。

  只是,早晨八点不到,一批人突然涌入他的办公室,原来是记者们知道了这件消息,想要来抢新闻。

  结果可想而知,他一脸暴怒的赶走所有人,此刻他只想好好的休息,更不想见到如苍蝇般黏著他的记者。

  这时,白时介也来到他的办公室,他举起手敲门,只听见石杰克不耐烦的朝大门的方向咆哮了一声,接著用力的拉开门。

  “该死的!我不是说过不要再来烦我的吗?我无可奉告!”

  白时介著实愣了愣。

  自己来得好像不是时候,他蹙著眉想。

  “如果你很忙,我改天再来拜访好了。”说完,他转身走。

  “抱歉,请进,我以为是别人。”石杰克大叹一口气-一脸疲惫不已的模样。

  “我打扰到你了吗?”白时介仍站在门边。

  “没有,只是刚刚发生了一些事。进来坐吧!”他指指沙发,等白时介走进后他才又关上门。

  “怎么了?你看起来很累。”上楼前他就发现楼下围了一群记者。

  石杰克按著太阳,重重气。“你可认识什么顶尖的保全公司?给我一个建议吧!

  我可不想再体验一次昨晚的可怕经历了。”

  原来是遭小偷,白时介了解的点点头。“没问题,我会介绍给你参考。”

  “那太好了,我先谢谢你了。”石杰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话锋一转“未央呢?

  她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白时介在看见石杰克不明所以的眼眸时,原先的期待落空了,他叹了一口长气。

  “未央失踪了。”他缓缓的说。

  相较于他的冷静,石杰克在听到他的话之后立刻跳了起来。他这才惊讶的发觉白时介和他一样,挂著两个黑眼圈。

  “不是许堂仁,未央是自己离家出走的。”

  “你怎么能确定?”石杰克不相信,反而对他怒目相向。

  “未央留了纸条,她说要出去透透气,叫我不要找她。”

  “透透气?不要找她?”石杰克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他站起来来回踱步,觉得头痛万分。

  “我到处都找不到她,你是我最后一线希望,我以为她或许会来找你…”白时介疲倦的说。

  为了打探她的消息,他已经好几天未曾合眼了,她的离开使他尝到前所未有的痛苦滋味,而随著时间愈久,对她的思念愈深。

  他怎么也想不透她为什么要离开他,到最后他竟忍不住开始怀疑她和石杰克之间有了暧昧。虽然这个念头一产生,他就知道不可能,只是在心慌意下,他的理智早已渐渐混沌,所有的想法一一冒了出来。

  “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石杰克说到一半突然住口,他的眼睛向白时介,错愕万分“糟了!难道是因为——”

  “你知道她去哪里?”白时介急切的追问,眼底燃起一丝希望之光。

  “我不知道,但是我大概知道她为什么会离开。”石杰克吐了口气,歉疚的望向白时介。

  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这几天忙得没时间去找白时介,也许未央就没机会离家出走了。

  “你知道什么?快告诉我!”白时介紧张的摇晃著他问。

  “未央,她——”

  “她怎么样?”他催促道。

  “她要跟你离婚。”石杰克低语。

  离婚?

  一时之间白时介以为晴朗的天气响起了一声巨雷。

  离婚——未央要跟他离婚?

  不会吧!白时介突然转身纵声狂笑起来。

  她没有理由这么做不是吗?悲忿和伤痛之余,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大吼大叫,令一旁的石杰克也忍不住紧张起来,深怕他会伤害自己。

  他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迟疑的开口。“冷静一点,先坐下来再说。”

  “她为什么要跟我离婚?”白时介转过头来,神情有的是愤懑,还有深深的不谅解,和遭到背叛的伤痛。“我自认结婚以来,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我——我爱她呀!

  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听到他的剖白,石杰克著实愣了片刻。

  “你真的爱上她了?”突然,他脸上出诡异的微笑。

  “我没有爱上她!我不要爱上她!”他狂妄的大声否认。

  “原来你真的爱上她了,我就知道我猜得没错。”石杰克的笑容更加扩大了。

  “我说我没有爱上她!你听不懂是不是!”白时介恨恨的瞪著石杰克。

  “我听得懂,而且听到你的内心去了。”石杰克一径的微笑。“听著,你用不著气成那样,未央不是因为不爱你而离开你,相反的,她爱惨你了。相信我,律师是不能说谎的。”

  “律师是不能说谎,但是你们能狡辩。”白时介刻薄的说。“你凭什么认为未央会爱上我?”

  如果她真的爱他,那么她根本没有理由逃走不是吗?

  “我无法解释清楚我的理由,但是我相信我的直觉。至于存在未央心中最大的障碍,除了她不相信男人外,自尊也是她离开你的最主要原因。”石杰克平静的说。

  “自尊?”白时介撇撇嘴。“这件事情和自尊有什么关系?”

  “噢,关系可大了!她认为你会和她结婚完全是被迫的——关于这一点,我以后再向你求证——而现在所有的理由都已经不再成立,她认为问题已圆的解决,她也必须放你自由。”石杰克嘲的耸耸肩。

  “她疯了!”

  “我也这么认为。”

  “可恶!我还是无法相信她会这么做。”白时介大吼一声,不愿去相信她的离去竟是为了这样一个可笑的理由。未央爱他!但她却为了一开始的承诺而离开他?

  想到她竟固执得这么可爱,他对她再也无法生气了。

  白时介很快的告辞。

  虽然他的心情已经比来时平静许多,更增添了另一丝希望,但是未央离他而去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他想让自己未来的生活里有她的欢笑,那么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把那个小傻瓜找回来!

  是的!而且他还要狠狠的教训她一顿,谁教她竟搞不清楚状况便离开。

  更重要的是,他要告诉她,他已经爱上她了。

  普吉岛四月“好热。”

  未央一边挥去额上的汗水,一边躲到一棵大椰子树下乘凉。

  看着一对对情侣从她眼前走过,未央的心情愈发沉重了,想到自己独自一人来度长假,不热泪盈眶。

  受到刺后,她极少出门,整窝在饭店里看电视,偶尔,她也会到外面散散步,但没多久便又逃了回来。她发觉她愈来愈不敢接近人群,尤其是人多的地方,因为她总会不自觉的搜寻白时介的身影。

  她竟然躲到泰国了!

  当白时介步下飞机的时候,他的心中真是百感集。找了她一个多月,动用所有的人际关系,他终于打听到她的消息,原来她竟躲到普吉岛了。

  他还没决定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她,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一定会好好的惩罚她,教训她的不告而别。然后,他要狠狠的跟她**,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礼拜,他都不让她下,他要完完整整的向她讨回她欠他的每一个夜晚…想到这里,他的眸瞳开始闪闪发亮,整个人也飞扬起来。

  未央肚子饿极了,看看时间,她叫的客房服务已经超过一个钟头了,但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家饭店的服务从来不曾这么差呀!

  她正想打电话去抗议时,敲门声终于响起,她跳了起来,用力打开门。

  “你们的服务怎么那么差,还敢自夸媲美五星级的饭店,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啦!”

  也不管服务生听不听得懂国语,未央一开门便僻哩啪啦的抱怨。

  不不…不可能,不会是他,不可能是他吧!

  但是,一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味道,开始弥漫她的四周,她的呼吸掺杂他独特的男气息,就算此刻还没看见他的脸,但是他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早已宣示他的到来。

  未央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想要关上门,却被他快一步抢先踏入房间内。

  “噢,不!你休想再将我挡在门外,我可不吃闭门羹两次。”他迳自走了进去,将行李丢到上后又转回来面对她“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老婆。”

  “你…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未央还处在震惊当中,她的脸色苍白,全身无力。

  许久不见,她再一次望进他的眼睛,而他眸中那抹深沉的忧郁却依然轻易地夺走了她的呼吸。

  他瘦了,她心疼的想,而且变得憔悴。他为什么会来找她呢?她原以为他会忘了她的,他也应该忘了她,然后恢复他以前的生活,每天找不同的女人作伴,可他为什么还要来找她呢?

  她无力的靠在墙上,用一种不解的神情瞅著他。

  “你的眼神像是见到鬼,我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他打趣道。

  未央口水。

  “没有。”她猛地摇头,一头长发随之摆,她紧张的扯著身上的衬衫。

  “没有?”他偏偏头“那好,赶快过来给你亲爱的老公一个热情的亲吻吧!我快等不及了。”他朝她展开双臂。

  未央一动也不动,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你不能那样!”她突然尖锐的喊道,口因剧烈的气而上下起伏。

  “不能怎样?”

  “像…这样,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吧!那你说说看,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她要现在就挑开所有事情,他乐于奉陪。

  “我——”未央哑口。

  她该说什么?他为什么要明知故问呢?他根本一点都不爱她,为什么还要千里迢迢跑来这里羞辱她?

  难道他这样大费周章,目的只是为了要惩罚她,就因为她侮辱了他的自尊心?

  突然,她好恨好恨他!

  “我在字条上面应该说得很明白了,而且我相信杰克应该也已经将离婚协议书交给你。”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困难的说出这句话。

  而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他是交给我了,而我也带来了,在这里。”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将它摊平放在桌上。

  未央的心痛苦的揪了一下。

  “你签字了吗?”她低问,却害怕听到他的答案。

  “你猜呢?”他淡淡一笑“过来看,看过你就明白了。”

  “不…不用了。”她几乎要哭出来了,她害怕看到事实。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白时介轻快的说,走过去坐在椅子上。“这一个多月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我没有不告而别,我留了一张——”

  “一张纸条。是了,你的确写了那么一张东西,我看过了,我发现你的字真是漂亮。”

  “你疯了!”未央狠狠的瞪著他。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说得出风凉话!

  “我正常得很。至于那张纸条的内容嘛!我倒是有看没有懂。趁现在双方都在这里,你不妨从头到尾说给我听如何?我绝对洗耳恭听。”

  “我已经无话可说了!”她冷冷的别过头。

  “无话可说?不会吧!你抛弃丈夫离家出走,竟然还说你无话可说?”

  “我——”她一口气,闭了闭眼睛又睁开“无话可说。”

  “那我来替你说如何?”他开始解开衬衫的钮扣,掉了衣服“我的想法是,你因为你母亲的关系,所以从小到大一直不信任男人。”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未央对他怒目而视,只是注意力却因他的动作而略为分心。

  他干嘛衣服?

  “我没有胡说,那是经过某人证实的。”他得只剩一件汗衫,接著便开始解开长“因为你不信任男人,瞧不起男人,所以你一直和男人撇清关系,听说你从没谈过恋爱,在感情上是个百份之百的处女。”

  她高傲的睨他一眼,但她随即又后悔了。他全身上下得只剩下内衣内,不仅出矫健的体魄,更让她整个人心慌意起来。

  最后,他索直接躺到上,甚至还状似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未央快崩溃了,她冲上前去对他大吼大叫“可恶!你为什么不滚回去,省得让人看了心烦!”

  他顺势抓住她,一个翻身便将她上,任凭她怎么挣扎也不放开她。

  “放开我!你这是在干什么!呜…”未央尖叫,但立刻被白时介用嘴巴牢牢的堵住。

  “我在和我无故离家出走的老婆温存,这样应该不构成犯罪条件吧?!”

  “我不是…呜…”她想反驳他的话,但是她根本没有机会把话说完。

  他的手溜进她的衣服里,三两下就解开她罩的扣子,握住她的**。当他重温盈充实的熟悉触感时,他忍不住足地逸出呻

  是的,他怎么能让她走!他就知道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像她一样挑起自己这么深的渴望,如果他放她走的话,那么他后半辈子干脆出家当和尚算了。

  未央发觉自己无法抵抗,因为她跟他一样渴望这久违的肌肤之亲。没多久她便开始回应他的吻,在他放开她的双手后,她立即环住他的脖子。

  两人在上不停的拥吻,没有温柔的前戏,他们暴的拥有了彼此。

  “想不想谈谈?”他紧抓著她的手不放,深怕她又会从他身边消失。

  未央再也不想离开他了,她叹著气依偎在他前,食指在他结实的膛上勾画著。

  “你想知道什么?”她闭上了眼睛。

  “你爱我吗?”他屏著气问。

  她隔了好久都没有回答。

  白时介等不及了,他抬起她的下巴,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

  “你爱我吗?未央,这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我爱你。”

  “你——爱我?”终于亲耳听到了,但白时介还是不太敢相信。

  “是的。”她回视他的视线,咬著说。

  “谢谢你!”白时介乐疯了,一双大臂拥紧她,令未央几乎不过气来。

  “不客气。”未央忍不住笑了,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反应竟然会是这样。

  “我的天!你知道吗?我好怕你的回答是否定的,虽然我心里有百份之九十九的把握,但是那剩余的百份之一却险些要了我的命。”

  “那你爱我吗?”未央捏住他的下巴,凶巴巴的问。

  “当然,我不爱你就不会来找你了呀!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

  “可是——你为什么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想到这点,她的心又揪了起来,神情充了怨慰。

  白时介闻言哈哈大笑,他轻抚她的头发“我叫你自己看你又不看,现在倒怪起我来了。你先去看清楚再来质问我好吗?”他推推她,将她赶下

  未央不情愿的穿起他的衬衫走到桌边。只是,当她看完那张白纸的内容之后,她感动得几乎大哭。

  那不是一张离婚协议书,而是一份有关未来他要如何爱她、疼惜她的百字戒律。

  泪水盈未央的眼眶,止不住的顺著她的脸颊滑落在她的前。

  所有的误会和害怕,如朝一样蒸发在太阳底下了。

  “谢谢你——”

  “不客气,不过我还是没有完全原谅你喔!”他一副刻意刁难的样子。

  “时介!”她边哭边笑,就像个疯子。

  “你不求我原谅你吗?”

  “求你原谅我。”她爬上,像只小狈般可怜兮兮的腻在他脚边。

  “说你爱我。”

  “我爱你,老公。”

  “说你不会再离开我了。”

  “我会得你发疯,老公。”

  “说你会为我生一大堆孩子。”

  “我会生得多到让你养不起为止,老公。”

  “说你是个笨蛋。”

  “我是个笨——你才是大笨蛋!”

  她狂笑一声,开始捶打他,两个人像小孩般玩起枕头大战。

  客房服务这时终于来了,不过在敲了门而没有得到回应后,便将一桌美味的佳肴留在门外。

  而房内的人,正在享受迟来的月呢!

  尾声“你真的找到她了?”长途电话里,石杰克分享著白时介的喜悦。

  “是的,我找到她了,她很平安,只是比以前更瘦了。”

  白时介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愉悦。

  “恭喜。”

  “谢谢。”

  “她现在在干嘛?”

  “睡觉,她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了。”白时介关爱的往上的方向看了一眼。

  “可以叫她来听电话吗?”

  “当然可以。”白时介耸耸肩,走过去叫醒未央。

  未央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接过话筒。

  “你还活著呀!”她打了一个大呵欠说。

  “当然,没有你的允许,我怎么敢死?”

  “那倒是。”未央得意的一笑。

  随后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我们说重点吧!我的法国之旅呢?”

  “你跟白时介说,都是他害我的,我不管。”未央耍赖的好笑。

  “喂!你说话不算话喔!明明是你自己答应我的,怎么现在想赖皮了?”

  “你咬我呀!我现在可是在泰国喔!”未央大笑。“好啦好啦!懊是你的跑不掉,你安心的去找你的法国美女吧!我送你一趟法国之旅就是了。”“真的?”

  “百份之百。”

  “谢谢。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现在幸福吗?”石杰克严肃的问。

  白时介上前拥住她。

  “幸福!”她轻笑地回答。

  幸福,早就开始了-

  本书完-
上一章     夜夜春宵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章夜夜春宵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