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试信息vxiaotou.com
目标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73925
ContentType:19424
采集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73925
返回状态码:200
使用缓存:否
采集用时:1.99680s
图片链接总数:20
css链接总数:1
js链接总数:1
替换所有图片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JS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css链接用时:0.00000s
超链接总数:50
替换所有超链接用时:0.00000s
自定义替换用时:0.00000s
获取当前title标题:剑杀_蝶姬文集_泥巴小说网
程序运行总共用时:2.028s
内存开销:398.578125 kb

剑杀_蝶姬文集_泥巴小说网

剑杀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短篇文学 > 蝶姬文集 作者: 蝶姬 时间: 2019-1-9 
剑杀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腊月寒霜时,我出生在这个飞花素铺的季节。

  我叫做木言,村里的都说我是一个煞星,是个不祥的人。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只知道娘在我睁开眼睛的一刻,随着那些飞花幻灭在白色里。

  只有爹是爱我的,他安慰我说,木言,你是你娘的心肝宝贝,别听外面那些人的瞎话,他们不是好人。可是,在那个阳光初现的下午,爹掉下了悬崖。

  我的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他最常说的那句话,一直、一直地,木言,好孩子,爹爹爱你——爱你。

  雨瞬间倾斜了下来,我趴在坟头上,大喊着,爹爹,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你回来吧。可是,没有人应,只有雷声一阵一阵地轰鸣。村里的闲言闲语渐渐地更多了,每次我都只是淡漠地看着这一切,心里的疼痛只是对爹的思念。

  那天,我正拿着梳子在铜镜旁发呆,忽然,一群人涌进了我的房间,他们扯住我柔软的细发往外拖去,我把手向后一甩,转瞬收回。站在门外看热闹的孩子们拍手叫好道,煞星,煞星,浸猪笼咯!那样跳跃的音符,在我心里如同一针尖,淋漓地刻伤痕,直至虚无。

  我感到从所未有的恐慌,不——我不能死啊!我拼命地扭动身躯,飞快地在那个抓住我手的身油腻的人臂上咬开一个牙印,血,丝丝缕缕渗出来,浸染了我的牙,酸涩而苦楚。于是,那人大跳着闪开,我揣紧了来时藏住的剪刀,一路狂奔,最终不再听到身后的追赶叫骂声。

  停下来后,发现这里已是自己再不熟悉的地方,张望了一会儿,我蹲下来细细地啜泣,双手紧环抱着腿,心渐渐萎靡,疼痛像血红的琥珀般触目惊心。

  忽然,有人开始重重地拉扯我的衣衫,抬头,是一个丑陋而猥琐的男人。

  我害怕,又开始跑,却撞在一块小岩石上,磕破了腿,那人渐渐走进,我大叫,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仿若未闻,脚步依然蔓延在青石小路上,我眼一闭,手里一紧。再次张开那双疲惫的眼睛时,男人腹上多出一把染了殷红的剪刀,而握住那剪刀柄的正是我的手。那人看着我,有着不理解的神情“啊——啊——”地叫了几声,把手摊开来,然后,慢慢垂下,那掌心握着的分明是爹给我的血红璎珞。

  面走来一个女子,美丽妖异如午夜的魅影。她看着我手中的璎珞,一震,然后,轻笑着说道,孩子,与我同去吧,这世界必是如此,又叫人如何能去记忆呢?

  懵懵懂懂中,我无意识地跟着她走,来到了一个名叫幽莲山庄的地方。

  这里非常的美丽,轻纱罗帐,碧水池塘,晓荷翩翩,像是一个梦魇。我随着女子行走在长廊上,两边的朱漆圆柱高高耸立着,好不威仪。

  你——你是谁?到底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啊?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虽说是自己跟着她来的,但心里哪能没有一丝害怕呢?

  女子回过身说,别急,别急,就到了。她把我领到了一个幽暗的地方,过了半晌,灯火通明,我眼一闭,待到适应了这突如其来的灯光后,才抬起头环顾四周。与外面的清新不同,这里的一切都显得诡异,神秘,墙上绘着大幅大幅的壁画,大殿正中有一朵巨大的佛莲,上面坐着一个脸蒙轻纱的女子,身上是血红的衣缎,在地上铺散开来。一旁站着个俊秀的男子,脸色苍白如纸,额上飘着一枚朱砂漾。

  以后你就是我幽莲的人,烟岚,带她下去。那叫幽莲的女子朱轻启,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便隐没于黑暗里。我转过头看着面前的男子,而他只是回身向光亮处走去,看了看墙壁,我便也急急追了上去。

  以后的一段时间,我一直和烟岚在一起,因为我对这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有时,那个把我领来的女子会来教我习武,她是幽莲唯一的徒弟,也是山庄中的第二人,她的名字是池荷。

  有时,她会对烟岚很好,有时却会不住地用鞭子他,面对着这一切,烟岚从来没有过不,他甚至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天,我看见池莲死死把烟岚搂在怀里,白皙纤长的手指却在掐着烟岚的手背,她的手指关节处泛着白色,池莲趴在他的肩头大哭着,可是,烟岚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

  月圆夜,柳条洋洋洒洒刺破那层幽光,映照着池中的晓荷,心里一片落寂。虽在幽莲山庄呆了好几年了,却仍觉心无所依。若是一人长相孤依,又何感为乐?若非明月相照,又何去为居?

  为何独自一人对着荷塘发呆?转身,是烟岚,俊秀依然,只是不再如以前那般沉默,身上的一身白衣似雪,现今也换成了青色衣衫。悠远的眸子如墨聚。

  只是突然想起爹爹。

  回答,却竟然发现声音有些哽咽。

  木言,人死不能复生,过去这许久的事,又何必去想它呢?烟岚说着,眼里的光芒柔和而细腻。

  烟岚握住我的手,看向了我,一阵心跳慌乱起来,有丝丝甜蜜环绕于心头。

  七夕,彩鸟飞绝,幽莲让我和烟岚二人一起去清风派找一名女子,手上握着那幅有着女子容颜的画,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我依然照做。

  当我和烟岚来到清风府邸的面前时,俨然被那种气势所折服,我俩被主管召为了清风派的小厮。府里的丫头们都很殷勤地和我们打着招呼,摆着自己的纤纤玉,花枝招展的。我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就是名震江湖的清风派?全然没有了初见那种迫人的气势,其实平平而已。

  烟岚却抓紧了我的手说,木言,小心,这些人武功很高,绝非善类。

  我惊奇地看向他,问,你怎么知道?

  他们的眼神里都隐隐有着杀气。我点了点头,又重新看向了她们依然闪现着娇媚的笑颜。

  正午,我和烟岚借着打扫的名义,四处走了走,发现这里除了大门以外,再无别的出路,另外有几处地方都上了锁,任何人进去不得。正待走进时,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声音。

  二位到山庄来为何要如此鬼鬼祟祟的呢?

  我们同时转过身,眼前是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锦衣华服,眉间远若青山,他正微笑地看着我们。烟岚笑了笑说,想必你就是清风的二当家,清绝吧!

  果然有些本事,不错,我就是清绝。

  我听说清绝总是随身携带着一萧一剑,果然不错。

  哪里,两位能潜进清风派,也非等闲之辈吧,不如帮帮我的忙如何,我可以给你们想要的。

  烟岚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清风为了防我,限制了我的自由,只要你们能助我得到清风剑谱,你们想要什么我一定办到,决不失言。

  好,一言为定。我看到烟岚的眼中闪现着从未有过的光芒,妖异绝伦。清绝赞了一声好,便自走开。我问烟岚为何要答应,他只说,那人定然认识我们要找之人,何不简单点让他告诉我们呢?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多了些须担心。

  又是一个月圆夜,我和烟岚同站在小池边,欣赏着这所有的一切。

  我们一起去找清风剑谱,而清绝则是负责把清风引开。楼阁里,漆黑不见灯光,烟岚一直拉着我的手,很温热的手掌。在暗中摸索着,书柜的一暗阁处,我看见了剑谱,小小的蓝色书谱,里面详细地记载了整个门派最大的秘密。我们把它交给了清绝,那时他有些痴狂地笑了起来。

  哼——他要把我锁住,我照样有办法应对。

  三天后,清绝坐在了清风派的掌门风椅上,眼中是自得,轻蔑以及傲视一切的光芒。清风的头颅被他踩在脚下。我转身走,烟岚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你可以答应我们先前所允诺的事了吧!

  好,我说过我不会食言。

  烟岚从我手中接过画,手一提高,上面的女子彻底展现在眼前。

  我们是奉幽莲之命,前来带画上女子回去。

  清绝抚着画,皱起了眉头,说,我不知道你们要找幽荷有何事,别的都可以,惟独这件不行。

  为什么?

  幽荷是我的子,我自不会让她发生任何事情。

  烟岚嘴角浮起来一片笑意,眼中的光荧荧而悠长。

  那可由不得你了。只见烟岚身子往前一倾,便快速飞到了清绝的面前。他的袖里现出了双烟剑,稳稳地架在清绝的脖子上。你能把我怎么样?清绝冷笑着,从容淡定地看向了烟岚。

  是,我也许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我这抹在画上的奇毒,就不一定不能把怎么样了吧。

  清绝一惊,看向手掌,一团印黑笼罩在上面。然后,帘幕后突然奔出来一个女子,与画上人一模一样,焦急地喊道:

  我与你们走便是,放开我的夫君。

  幽荷,你怎么来了——清绝小声叫道,话语中充了无奈。

  别再说了,我们终究是姐妹,她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说着,咳了几声,又看向了我和烟岚。确是美丽,幻若飘衣仙子,温柔的眉间有着淡淡的光华,举止幽雅,额间的荷花殷红如血,光彩夺目。

  回到幽莲山庄已是戍,幽莲高高地坐在佛莲上,一旁是池荷,两人相互杯饮酒,阴暗的殿中弥漫着浮华一片。

  姐姐!女子一进到这地方就飞快向前扑去。池荷看向了那边,眼里突然起了些波澜,那是带着怨恨的,可我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只因你有伤,便再不许我去爱了吗?幽荷的眼泪缓缓自眼角滑落。

  我是为了你好啊,妹妹,当年,若不是那个负心人离开了我,还带走了我的女儿,我又如何会落得这样结果?我只是不想让你重复我的悲剧啊。

  姐姐,清绝不是那样的人。幽荷眼里的光芒闪了闪,最终又暗淡了下来。

  不行,我要保护你,你可知清绝当初对你的背叛,他本想杀了你取唐门门主的女儿,是我救了你。你以后只能和我在一起,我们是最亲近的人,不是吗?

  姐姐,我知道,可是,我那么的爱他,而且他现在也真的待我很好。我知道自己想要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求你了。

  不——你必须和我在一起,妹妹啊,只有我才有资格保护你。

  幽莲难过地把她的妹妹拥在怀里,眼角落下了滴滴清泪。我不知为什么也跟着难过了起来,似乎想要晕厥过去,烟岚却握住了我的手微笑地看着我,隐约带着些宠腻。我感激的回视一眼,心中有种莫名温暖的悸动。

  幽荷挣脱出幽莲的双臂,然后,从袖里拿出了一瓶毒药。

  她说,我不能离开清绝,他是我的最爱,永远都是。

  来不及阻止,就已服下,倒地,身亡,死前她口中喃喃着。佛莲上的女子轻笑了起来,然后宫殿里响起了一声苍凉的呼喊,幽莲用手撑着椅柱,无力的坐了下来,眼神里竟然有些隐忍的神色。

  真是愚蠢,妹妹啊,你叫姐姐如何忍心让你独自一人?

  几天后,幽荷的坟旁又添了一具坟墓,上面赫然写着,清绝之墓。

  幽莲说,人活在世上就一定得狠心,要不是最终受伤害的会是自己。

  我依然跟着池荷练武,只是已超出了许多,她眼里的光芒是欣慰而嫉妒的。她也依然对着烟岚时冷时热。

  那天,我从回廊上走过,却听见烟岚叫池荷,娘。我感到惊讶,却依然缄默。

  半年之后,池荷与烟岚联手起来对付幽莲,阴暗的大殿里沉淀着一片冰凉。烛台上灯心闪耀,恰若一道虹,飞逝。幽莲眼中有着妖异鬼魅的光芒,她说,木言,帮我解决掉他们两个,以你现在的功力已经足够。是啊,幽莲一直在半夜深更时,教我习武,他人全然不觉,幽莲对我真的很好,起初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看来,她只是防着这突发的一切可能啊。

  是。我轻轻答道。眼光伸向了烟岚,俊秀青衣,我拔剑,却不是刺向他,而是飞快转身,刺向了幽莲的口。她惊奇地张大了眼睛,眼里尽是疼痛,她说木言,为什么?

  我哭泣着看向她,又看向了一旁同样震惊的烟岚,我说,对不起,可是,我爱烟岚,我不能失去他啊。

  幽莲摇着头,难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吗?为什么我最亲近的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

  她大叫着,近似疯狂,脸上的血轰然去,只剩下一片惨白。然后,她把手伸入怀里,出来时,赫然漾着一血红璎珞。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和幽荷一样,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和你的父亲一样背叛我。我杀死那个女人和你的父亲,难道有错吗?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吗?幽莲吼了出来,平时冰冷的人,如今却下了眼泪。为什么我爱的人最终都要离开我。

  我看见池荷快意地走向幽莲。

  你怎么拿到这条血红璎珞的,明明在我的手上?

  你不记得了吗?哈哈——这是你亲自给我的。幽莲不屑地瞪视了池荷一眼,说道。然后,吐出了浓浓的一滩血,美丽妖

  哈哈——这样也好,就让你死得个明白。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其实我就是那个你所说的唐门门主的女儿。当年我生下了烟岚,以为可以和清绝幸福地生活了,这一切却都被你那可恶的妹妹打破了,而你,是你亲手杀死了他,所以,我恨你,你去死吧!

  她的神色决绝而冰冷。然后,她又一剑刺穿了幽莲的喉咙。

  不——不要。我大哭着跑了过去,抱住了母亲的尸身。对不起,对不起——我喃喃道,心里一片死灰。

  木言,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你的母亲啊,你能原谅我吗?

  烟岚大力摇着我的肩,我闭了闭眼,然后睁开,对着他惨然一笑,你说,我能原谅你吗?我是何其残忍啊,尽是我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从未见过的朝思暮想的母亲啊,我恨不得杀死自己。我放声哭着,任由烟岚把我抱在怀里。突然,我的脑里一片浑浊,我只知道自己要报仇,继而把手里的剑闪电般刺了出去,进入了烟岚的身体。

  木——木言——烟岚看着我,眼里是一片忧伤的深沉,他抚着我的脸说,对不起——我并不想要你难过的。我不敢置信地看向了自己的手,眼中一片茫然,竟是我亲手杀死了自己今生最爱的两个人。

  一边的池荷看见这般情景,癫狂了起来。

  烟儿,烟儿——

  然后,她看向了抓着剑柄的我的手,把我一掌震开,揽住了烟岚的身子。

  我微笑得看着烟岚闭着眼睛的脸微笑,很累了啊,我想闭着眼睛睡觉。爹爹,母亲,烟岚——你们是否也会在那里等着我呢?

  我用染了烟岚血的剑往上一伸,迅速刺入了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是这个结局,这一切都并不是我所想要的啊。

  斜过头去,我看见了烟岚,那张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为之沉沦的脸。烟岚,我来世还会遇见你的,是吗?

  一定会的。
上一章     蝶姬文集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剑杀蝶姬文集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