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试信息vxiaotou.com
目标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75646
ContentType:42461
采集url:http://www.n8xsw.com/wenzhang.asp?id=4675646
返回状态码:200
使用缓存:否
采集用时:2.88600s
图片链接总数:45
css链接总数:1
js链接总数:1
替换所有图片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JS链接用时:0.00000s
替换所有css链接用时:0.00000s
超链接总数:50
替换所有超链接用时:0.01560s
自定义替换用时:0.00000s
获取当前title标题:第十章_清纯情妇_泥巴小说网
程序运行总共用时:2.9484s
内存开销:401.671875 kb

第十章_清纯情妇_泥巴小说网

第十章
泥巴小说网
泥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一品乱谭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热门小说 静静辽河 娇妻爱女 完结小说
泥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清纯情妇 作者: 夏凡 时间: 2019-1-11 
第十章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风驰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桌面上七零八落的散置着四、五个酒瓶,全是他的杰作。他是真的有点醉了,但是找不到任何事做,也提出起劲做,他只想喝酒。

  早上出门后,他自然来到公司,想处理一些公务。工作一向是他最容易投入心力的事情,但是他很显然忘记自己的办事效率,昨天以前他已经将手边的工作全部处理妥当,那表示他在台湾的工作也结束了,根本没有其他的公力可以让他费心,一点都没有。

  就这样,在他没事做又不想去其他地方的情形下,他破天荒的在办公室里独坐,将东方拓珍藏的名酒一瓶又一瓶的饮尽。如今,过了多久的时间他也没概念,只是有印象太阳进来的光线由弱到强,再由强转为现在窗外不甚强烈的光芒。

  手机急促的铃声又响起,这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了,但是他懒得理会,连动一下都不想。综于,对方放弃了,手机停止响叫,空气又恢复凝窒。

  他茫然的眼神无力的飘向窗外,却找不到可以聚集视线的焦点,脑中则忽快忽慢的闪过许多不连贯的画面,唯一的共能点是画面中都有她。

  他鲁的举起酒杯,大口饮尽,身子也顺势往后靠。笑话,他怎么中能会想她?她和过去那些女人一样,只是他调剂生活的娱乐,如今走了他正好可以再找下一个。

  “砰!”突然间,门被用力的打开。一向温文的洛终于难得的出紧张凝重的表情,一看到沙发上的风驰,他十万火急的走向他。

  “你躲在这里来干嘛?为什么不接手机?”雷洛没好气的质问,不过这只是随便几句唠叨,他想知道的并不上这件事。“我问你,雨娃人呢?”他郑重的询问。

  “别提她!”风驰大吼。“她走…走了,我才不管…不管她去哪里。”

  “走了?”雷洛紧张的抓住风驰的肩头“什么时候?去哪里了?你说啊!”“我不…不知道!”他挥开雷洛的手,又抓起桌上的酒杯。“我不知道!”

  “你在搞什么?”雷洛抢下他的酒杯,怒气冲冲地道:“雨娃人不见了,你还在这里喝酒。你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会去哪里?”

  “她去哪里我都不在科。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你喜欢上她了是不是?”风驰也失去理智,抓起雷洛的领子质问。

  “你疯了!”雷洛推开他“明明就是你爱她爱得无可救药,还不承认。就只会喝酒,人不见了喝酒就找得回来吗?”

  “我不爱她,我不爱她!”风驰发狂的大叫:“谁说我爱她的?我不爱!”

  雷洛看着发酒疯的风驰,没兴致跟个酒鬼耗,看来是无法从他的口中知道雨娃的行踪,只好从别处着手。他得快,时间不多了。下心头的怒气,他冷冷的说;“随便你!如果你打算就在酒堆里过日子,我没意见。但是我告诉你,雨娃可能已经被鬼捉走了。”

  “你说什么?”

  不理风驰的询问,雷洛转身走向大门。

  “嘿!你们都在啊!怎么不开灯?”刚进门的东方拓打开灯“正好,一起吃饭吧!咦?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东方你来的正好,我想麻烦你帮我找几个身手一的帮手。”雷洛道。

  “可以啊!有什么大事吗?”东方拓豪的答应。

  “鬼采取行动了。”

  “他…”

  “我在问你话!”风驰受不了他们两人视他为无物的对谈,一把抓住雷洛的衣领,再次的大叫。

  “你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什么事对你来说重要吗?”雷洛冷冷的说。

  “不要挑战我的耐。”风驰龇牙咧嘴的威胁道。

  “嘿嘿嘿,冷静冷静。”东方拓连忙挤入两人中间打圆场。“都是好兄弟,你们怎么吵起来了呢?来来来,都坐下,坐下再说。”他将盛怒中的两人分别安置在两边,自己则坐进中间的沙发。一看到桌面,他皱起眉,突然有点知道好脾气的洛会动肝火的原因了。推开桌上七八糟的酒瓶,他才又开口:“好好谈吧!”

  雷洛看了风驰一眼,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字条。“你自己看吧!”他将纸条递出去,便转头对东方拓解释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风驰接过纸条,酒已经醒了一半,待看到内容时更整个清醒过来了。

  “一百个小时。”风驰眉头深锁的看着信上指定的期限。

  雷洛这才正视他,出一个“你总算正常了”的笑容。

  “你是说鬼捉走洋娃娃,然后要我们在一百个小时内找出他的落肢处,并设法解救洋娃娃,如果没有在时间内做到,那洋娃娃只有死路一条了?”东方拓试着理清雷洛,刚刚的说明。

  “没错,和二十年前一样的把戏。”

  “时间过了多久了?”风驰问,他的眼神又充冷静和魄力。

  “从正午收到信到现在…”雷洛代头看着手表“刚过六小时。”

  “还有九十四个小时不到,我们马上分配工作。”风驰故意忽略两投向他的怀疑眼神,将注意力集中在问题上。

  “我会尽快找出鬼的落脚处。”雷洛自告奋勇地道。

  “我会去找出最的人手。”东方拓也挑了自己拿手的工作。

  “那我…”

  “你就好好的休息吧!”雷洛半正经半取笑的说:“到找出鬼之前的这段时间,你好好的想清楚,赶快给我们一个正常的风驰就行了。”

  “对啊!好了,赶快进行吧,不管进度如何,二十四小时后回到这里商量下一步工作。”东方拓不改乐观的本,对两人齿一笑。“加油!”

  走出去的时候,雷洛突然回头对风驰语重心长的说:“连鬼都看出来了,你还在逃避什么?”

  在东方拓和雷洛离开后,风驰便将自己关进休息室内,雷洛的一席话让他决定真正面对内心的想法。

  雨娃是他二十八年来最最在乎的女人,即使正在气头上,但当洛说到她被鬼捉走时,他只觉得心头轰隆一震,脑中闪过的念头都是她会不会有危险。至于那些罪无可赦的戏耍他、背叛他的罪过,虽被抛到九霄云外。如此在乎一个人的情感就是“爱”吗?

  如今想来,亏他聪明干练,却也不免胡涂一时。如果不是因为爱她,他又何必因她的离去而怒不可抑?对女人他向来是毫不留恋的,唯独对她,他做不到。

  当知道她离开时,他的心头莫名的涌起浓重的酸意,没有解的感觉,他只觉得她背叛了他,这样的认知让他怒火中烧。说来可笑,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任何海枯石烂的承诺,她的问题解决了,所以就离开,这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他凭什么因此断定她背叛他?说穿了,他不过是用愤怒来掩饰他的不舍,找借口来否定心中早就扎的爱意。是的,他爱她!

  风驰环视休息室内的所有,每一个角落都充她的影子。她灿若桃李的笑颜、悲伤的难过的眼神、赖皮撒娇嘟起小嘴、茫然发呆的模样,都清楚的在他眼前一一替浮现。他根本就不能没有她,她的影像深刻的烙印在他的心上,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引出他心坎深处的柔情。旁人都能轻而易举的看出他早已不可自拨的近上她,而他,却迟顿的忽略了!

  轻轻的拉开书桌的抽屉,他想像她在时的种种举止。

  突然,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口一紧。

  抽屉内了一张张的画纸,是他!的人物画像全是他!

  他将画纸全数取了出来,一一的翻阅着。虽然是简单的素描,但是却抓住他自负傲然的神态,让人可以毫无困难的判断出画中人是谁。正面的、侧面的、冷漠的、微笑的、深情的、讥嘲的…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这…仔细的看着她画的画,他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弧度,刚刚还沮丧得几乎停撤的心瞬间快速的活动。她画他,这是不是表示她也在乎他?她对他是不是也有特别的情愫呢?

  他的情绪因这此画而高昂,但是他很快想到:如果她也喜欢他,甚至爱他,那么她又为什么要走呢?

  风驰昂然的起身,收拾起桌上的画纸,转身离去时,他的眼神闪着不容怀疑的坚毅。

  当约定的时间到时,风驰神清气的走进办公室,看到的是早早到达的雷洛。

  “东方还没到?”

  “他刚刚打电话来,说是要带人手过来,所以会晚一会儿到,不过他应该已经在路上了。”雷洛满意的看着焕然一新的风驰,他下巴的胡渣刮干净了,凌乱的头发经过整理,昨天一身的酒气更是不存在了,这才是他认识的风驰。“你可活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打算就这样子颓废一辈子。”

  对雷洛的取笑,风驰回以一笑,他诚心的道歉:“抱歉,让你担心了。”

  “算了。”雷洛稍剑起笑,试探的问:“想通了?”

  风驰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头,答案在笑容中不言而喻。

  “那就好。”雷洛也不追问细节,对于好友他一向很有信心。

  “东方找了哪些人手?”风驰转入正题。

  “这我也不清楚了。”雷洛轻蹙眉头,随即又舒展开来。“他的口气神神秘秘的,不过,他找的人手一定不差。”

  “这道是。”风驰有同感。

  正当他们准备开始讨论结果时,门被打开了,两人反的回头。这一看,全讶异的张大眼。门口出现了五个同样英、俊帅的高大男子。最前面的是始终一脸笑容的东方拓,而他身旁的其他人有的笑得开心,有点只是浅笑,还有一个仅对他们冷漠点头,算是打招呼。“中天、西门、北、南宫,你们怎么全来了?”风驰惊讶水已,脸上藏不住欣喜的情绪,一旁的雷洛也兴奋的上前。

  “是啊,什么风让你们聚在一起的?”雷洛问。这班好朋友个个都是大忙人,平常分散世界各地,要找个时间聚聚谈何容易。今天居然全到了,怎能不教他惊喜。

  “我回到家后刚好接到南宫的电话,我发誓我只有告诉他,谁知道,今天他们全杀到我家,硬要我带他们来。”东方拓无可奈何的两手一摊,说得愧疚,可脸上可一点后悔的表情都没有,他其实得意的。

  “中天,这…”风驰看着东方拓身边的男子,他脸上扬着人畜无害的微笑,看来令人非常愉快。

  “南宫通知我们的,你想我们会放弃这个难得的盛会吗?”中天和煦的目光闪着一丝恶作剧,原来他并不是如外表的温文。“北,你说对吧!”

  一个犷、充山野气息的男子接话:“那还用说,再忙也要来凑凑热闹。”他的声音雄厚,音量大得吓人。3e%n

  “我来办事。”从进门就摆着一张冻死人表情的男人淡淡开口。他俊美得不像男人,但是全身却唐突的散发着一股冷然的气息,阴冷得让人猜不出他的心思。“有个婆拖着我来的。”

  “哎呀!西门,你就别摆酷了!”最旁边的男子笑着搭上阴冷男子的肩,像是一点也不在意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这个被众从叫作南宫的男子,胩着和东方拓相似的气质和唯恐天下这的笑容。“明明就是想来看笑话…喔!我是说来清事实,何必说得那么客套呢?如果我不告诉你这件事,你不把我宰了才怪。你知道我是打不过你的,又干嘛死鸭子嘴硬呢?老实说出来,我不会笑你的。”他对西门挤眉眼的,逗处一群人全笑了。

  不过,被他紧靠着的西门仍是一脸的冷漠,他盯着肩上的手。“我不是同恋。”

  他一句话惹得众从又是狂笑,南宫面色铁青,正要反击,居中的中天开口了:“好了,有机会再吵哟,先解决的问题再说。”

  南宫只得悻悻然的偃旗息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早晚让西门那张冰脸挂不住。

  “有了你们,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了。”风驰感激的说。他知道这群朋友是真心的想帮他,刚刚那些玩笑,只是他们习惯表达友谊的方式。

  众从对他的话都会心一笑,连西门也不自在的扯扯嘴角。

  “好了,我们开始讨论吧!”雷洛说。

  “等等,还有我们!”

  众从正要坐下时,门口又出现人影。一个和风驰长相相似,气质却和西门雷同的男子走了出来。

  “月。”风驰看着应该在美国的弟弟,脸上有些惊愕,待看到跟在他后头的两个妹妹,更是惊愕不已“霓、虹,出了什么事吗?”

  “进来。”被唤作月的男子,对着站在门口的两个妹妹命令着。他的语气不重,但是却藏着不容辩驳的威严。

  两个女子畏畏缩缩的走进来,对着屋子的人点点头,怯生生的招呼:“大哥、洛哥,还有东方大哥…你们都在啊!”“大哥,霓和虹有件事要告诉你。”月简单的说出来意。

  “哦?”众人转过头看向看来很想逃跑的两人。东方和南宫的脸上同时浮现莫明其妙的笑容。这两个丫头在害怕!真是奇闻!

  霓和虹还是你推我、我推你,两人挤眉眼的互相推着彼此,但就是没人开口。

  “说!”月又冷冷的命令。

  两人立即一僵,只好支支吾吾的开口:“大哥,前天我们…打了通电话找你…”两人一边说,但眼睛看的却不是风驰

  她们一边瞄着二哥的表情,决定只要二哥一有动静,她们拨腿就跑。天知道她们一向恶作剧惯了,谁也不怕。人长得可爱就是有一个好处,被捉到时,只要嘴巴一扁,装个可怜样,任谁都不忍苛责她们。爷爷和爸妈宠她们不说,即使是商场上被视为无情的大右面,每次也只是念个几句就算了,偏偏老天爷制造了二哥这个怪胎来治她们。二哥从不买她们的帐,别人看不穿的谎言,他总能一针见血的戳破;别人舍不得惩罚她们,他可毫不怜惜。

  都怪她们自己,那天电话挂了就算了嘛,何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让不知何时进门的二哥逮个正着。被臭骂一顿不打紧,谁知道洛哥在晚上打了通电话回来,说是鬼捉走那个叫雨娃的女人。结果,二哥宣布她们两人“有罪”硬功夫是将她们拖到台湾,要她们“负荆请罪”

  “…不过,我们真的不是愿意的,我不知道她不是你啊。”霓赶紧澄清自己的错误,所谓不知者无罪,她们是无心的嘛!

  “对啊,而且我们后来也向她道歉,也告诉她不要相信我们说的话。我们是真的诚心的在弥补罪过。”虹也说。

  对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辩解,众人差点昏倒。事情都说了才叫人家不要信,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越描越黑了嘛!天下也只有这对姐妹这么天才。

  风驰静静的听着两个妹妹的陈述,心里的波淘却越来越汹涌。雨娃知道事实了,这是她离开的原因吗?他可以把这样的举动解释成她在吃醋吗?

  他感到自己的心涌起一股雀跃,这样的认知让他开心得想笑,而他真的笑了。

  他突然的笑容让大伙儿傻眼,原本已经点点害怕的霓和虹更是吓白了脸。

  完了!她们把大哥疯了!没想到那个女人对大哥这么重要,而她们居然是间接的“肇事者”当初不打电话就没事了,两人不又后悔起当不经大脑的举动。不过,谁知道那个女人会离开嘛,是洛哥自己说大哥没有认真对她的,她们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都是洛哥的错,给的什么烂情报。

  两人同时转向雷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沙发上的雷洛没有看到,只是莫明的打了个冷颤。

  “大哥。”月狐疑的看着失态的大哥,眼底有着担忧。

  “没事,没事。”风驰这才发现数十只眼睛都看着自己,他摇摇手,脸上还有着挥不去的笑。“我们赶紧办正事吧!”

  “对对对,赶紧办正事。”霓和虹两人闻言连忙附和。看样子大哥是不打算追究她们的“无心之过”这么好康的事她们乐于接受。

  众从其实是好奇的,但见风驰没有说明的意愿,也不再追问,反正他们迟早会知道的。

  “好久没有一起出任务了,真怀念。”中天感的说。

  “哇!我手都了,赶紧分配工作吧!”北兴奋的催促。

  众人纷落座之后,风驰便函简单的说明事情的经过。

  “目前我们至少就是要找出鬼的踪影。”风驰转头示意:“洛!”

  “我已经查出鬼躲藏的地方,他藏在面投山区的一个大废墟中。”雷洛拿出地形图并提出他发现的困难:“那个山区并不好走,,车辆勉强可以通行。如果我们开车到那里,需要花费将近一天的时间,偏偏那里又没有机场。”

  “如果搭直升机呢?”

  “那当然最好,不过直升机的声音很容易让人察觉我们的行迹,最好是搭直升机到山脚,再开车上去。到了接近废墟之时,恐怕车子也不能用了,只能用走的,才能将被发现的机率降到最低。”

  “这样会消耗多少时间?”

  “大约十个小时。前提是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两架直升机。”雷洛说话的同时转向南宫。

  “这简单,交给我吧!”南宫豪气干云的拍拍脯。

  “同时为了避免密,如果能由我们自己来驾驶最可靠。”

  “这就要麻烦北和月了。”风驰徵询两的意见。

  两人点点头,北随后问:“对方有多少人?”

  “这我不确定,不过届时我会带着体热感应器,只要有人在外面指挥,我们很容易就能掌握对方的人数和地点。”雷洛拿出一台类似电脑的仪器,递给风驰

  “欠不打算在外指挥?”风驰明知故问。

  “你知道我不会的,我要亲手除掉鬼。”雷洛坚决的说。

  “那好,这件事就让霓和虹负责吧!”

  “可是…”两人想开口拒绝,开玩笑,这么有趣的场面谁要在外面盯着仪器屏幕,她们也要进去凑热闹。

  可是两人还没来得作辩驳,月的眼光一扫,两人就气短了,只得闷闷的接受:“好嘛!”

  “武器呢?”又有人问。

  “我会负责的。”东方拓道。

  “好,我将整个计划整理一遍。”风驰指着桌上的地形图,一一分配工作。“南宫借到直升机后,由北和月驾驶。我们分两部前往,我会事先在那里安排好上山的车辆。到了鬼藏”的地点后,由霓和虹在外负责监控。月和中天负责前面,北和面宫由后面进入,屋内的就交给西门和东方,我和洛则直接去找鬼。

  “只有你们两个,有把握吗?”中天问,他的脸上还是勾着浅笑。

  “我一定会救出雨娃的。”

  “我一定会除掉鬼的。”

  风驰和雷洛自信的保证。

  “我们会随时支援你们的。”东方拓够意思的表达支持之意。

  “还有多久?”一直未开口的西门突然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还有六十四小时。”

  “好,十二个小时后回到这里,直升机会停在屋顶,时间一到我们就出发。”

  他们到达废墟时已经是黄昏。没有一点耽搁,众人依不同的方向进入,而在屋外约莫一百公尺处,霓和虹正透过小型对讲器告诉他们屋中的人员分布。

  (前院有二十人,七人在前,左侧有八人,右侧有五人,后面…)

  “查查鬼可能的地点。”风驰的声音透过对讲器传来,他们已经进入屋中,前后方的战火已燃。

  (房子内部最左侧有两个一进没有移动的人,鬼应该就在那里。)

  霓、虹仔细观察萤屏上的变化,对方虽然有将近上百人,但显然算不上高手,萤幕上的红点瞬间只剩下一半。

  风驰和雷洛依照讯息找到最角落的一个房间。两人使眼色,一起踹开门,门后的两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对象。

  “雨娃!”风驰惊喜的低呼。乍见朝思暮想的人儿,让他高兴得差点忘了危机还未解聊。他注意到雨娃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嘴巴也被绑上布儿,这让他感到不忍,他愤怒的转向鬼。

  甯雨娃在看到风驰的瞬间惊异的瞪大眼睛,但随即变得惊恐。他来做什么?他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

  不同于他们两表情的瞬息万变,雷洛一进门就盯着鬼。他的表情冷得吓人,但是眼底却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像是要将对方碎尸万段。

  “人们到了。”鬼像是早就料到他们会来似的,脸上阴冷的笑从他们进门就没消失过。“比起那两个老头,你们成材多了。”

  “鬼,所有的帐今天我都要跟你一并清算。”雷洛举起直指鬼,父仇将报的快让他有些激动。

  “我也没想过让你们再多活二下年。”鬼看向门后,多出的两个人影让他笑得更森。“有帮手,很好!这样游戏会更有趣。”

  “东方、西门。”风驰回头看到两个兄弟。

  “我们来帮忙,中天他们已经进来了,没问题的。”东方拓简单的说,脸上仍挂着招牌笑容。太好了,他最喜欢参与重要时刻了,幸好赶上!

  “想怎么解决,你说吧!”雷洛冷冷的看向鬼。

  “还记得二十年前的游戏吗?”

  众人身子一震,雷洛和风驰当然知道,而西门和东方也在认识两人后知悉此事。当年鬼以一把装了一颗子弹的手,在风驰及他的爷爷风天齐之间大玩“俄罗斯轮盘”的死亡游戏。洛的父亲就是在当时为保护风天齐而死的。

  “不过,我一向记取教训。”鬼继续说:“这次我只拿出一颗。这把中有五颗子弹,你们四个加上这个丫头正好五人。你们可以自由决定谁要先来,幸运的话,你们当中会有一人逃过子弹中身的命运,到时这剩下的人就可以和我好好的决斗了。”他暂停说话,真的从中退出一颗子弹,一边动作,他一边接着又说:“当然,你们可以不接受我这个游戏。如果真要打起来,我的胜算自然是少些,但是我一定会找这个丫头陪葬的。”

  他的威胁让风驰一震。他不能拉着兄弟拿性命陪他,但是让雨娃受伤,不,他连想都不敢想。

  挣扎间,雷洛已经开口了;“我们接受。”他知道东方和西门不会反对的。

  “你们…”风驰迟疑了,但是接触到三人温和但坚定的目光时,他动容地道:“谢谢!”

  “看来你们是达成协议了。”鬼次序冷一笑“将丢掉。很好,谁先来呢?”

  “我!”风驰第一个站上前。

  鬼脸上闪过恶的笑。

  响时,甯雨娃脸色一白,风驰也跪了下来,鲜血从他的右臂汩汩涌出…

  “可惜啊!偏了点。不过即使如此,就算你能留到最后,也不会是我的对手。”鬼嘲笑的说。他是故意的,他根本就不打算让他们痛快的死,不好好的折磨他们,他是不会甘心的。“我来。”雷洛站前一步。他低头瞄瞄的距离,杀父之仇他是一定要报的,废了一只手臂算什么。他计画着如何借由伤势蹲下,拿到后又如何取鬼的性命。

  砰!突来的一记响在众人毫无预期下响起,让整个情势瞬间逆转。

  鬼握着的右手腕突然中了一,手中的跟着掉落。雷洛等人见机不可失,一个翻身捡起,纷给指向鬼。

  鬼的动作也很快,他以左手掏出藏在身后的,眼看一场战就要爆发。

  西门进鬼的左肩了一,让他高举着的手疼痛得垂了下来。没有耽误一秒的时间,他冲出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前院,途中还差点撞上正在检视现场有无其他埋伏的中天等人。

  可惜对方的速度也不慢,当西门赶到屋外,只来及在朦胧的月光下看到一抹绿色的身影越出墙面,最后消失的是一串长长的发辫。

  “女的。”西门冰冷的眼神闪过一丝饶富趣味的光芒。

  冥想中,几乎同时响起的两杨声划破沉黑的大地,而后一切趋于平静,夜,更深了…

  创立数十年的易门是个令黑白两道都有所忌惮的黑道组织,凭借组织中严格的信条和规矩,凝聚了组织中牢不可破的团结力。没有人敢断言这个组织会存在多久,甚至没有人会预测到它终有解散的一天,直到二十年前。

  当时的易门老大风天齐聪明睿智,将易门推向高峰。但是他并没有经此而自,相反的,他的深谋远虑让他知道唯有走向正道,才能开创出另一番局面,所以他大胆的提出解散易门的构想。这个计划一提出,立刻在组织中引起极大的反对。其中反对最强烈的就是当时组织中的第二把椅——人称“二哥”的鬼。虽然他僻的个性让人不易亲近,但是他对组织的中心程度却是任何人都肯定的。

  风天齐早预期到会有这股巨大的反对力量,他明白众人会反对的主要原因是后的生计问题,于是,他准备了周详的计画,一一到组织的个个大老家中游说,采取蚌个突破的方法。国外,他也将组织底下的赌场、酒家逐步转型,成为正当的营业场所。这样双管齐下的结果,一年后,手下渐渐接受风天齐所提出的计划,也慢慢习惯正当谋生的生活,反对的声于是不再猛烈。除了鬼!

  自幼加入易门的鬼对风天齐的游说并不动心,他间经表示易门是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他不允许任何人摧毁它。由于当时鬼的地位不容小看,风天齐不能将他的意见置之不理,为此,风天齐便设了个局。

  他召开了组织代表大会,在会中,他重提解散之说,并故意以言语刺鬼。当年年轻气盛的鬼,在愤之余撂下狠话,威胁若将易门解散,便要风天齐陪葬。这样的举动在门规严格的易门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原先支持鬼的手下因此也改变立场。当时,风天齐引用门规,以“以下犯上,对组织不忠”的罪名,将鬼逐出易门,随即宣布解散易门。

  成了“易门最后一个叛徒”的鬼至此终于知道自己被风天齐设计了。愤怒的他决定要报复,于是掳走了风天齐最疼爱的孙子——风驰

  “为什么不直接找风天齐?”甯雨娃不解的问。

  她现在正在自己的家中,怎么回来的她也不清楚。只记得那一天才刚离开风驰的家中,她便被人攻击,醒过来时人就在一栋破旧的的房子里。隔两三后,风驰突然带了几个人来,当时她感动各几乎要落泪。不久,双方开始战,然后…她就不记得了,再次醒来就在家里了,而心宁也在身边,并且对她说了前面一串的故事。

  “也许他觉得直接杀了风天齐,不足以消心头之恨吧!”席心宁拨拨长发,很有见地的说:“他想让风天齐也尝尝推动最重要东西的痛苦,所以他才会挑上风驰下手。”

  “后来呢?”

  “后来就跟你的遭遇一样啊。风天齐带着手下找到鬼的藏身之处,鬼便以俄罗斯轮盘的方法轮风天齐和风驰的生命。”她感伤的说:“那一原本该打中风天让步的,但是他的手下雷正刚帮他挡下了。”

  “雷正刚?他是…”

  “没错,他就是雷洛的父亲。”

  “难怪。”甯雨娃恍然的点点头,她想起当天雷洛看到鬼时,那种恨不得将他生活剥的眼神,原来他们之间有这一段渊源。

  “后来鬼虽然逃走了,但是在打斗之间却被当时年仅八岁的风驰刺中大腿足足休养了八上月。从些,鬼和风、雷两家的仇恨就真正结下了。这次遇上了,自然要有所解决,牵扯到你算是意外。不过幸好风驰帮你挡下子弹。”

  “他帮我挡子弹?”甯雨娃震惊不已。

  “对啊,你不会吓傻了,连这也忘了吧?”席心宁张大嘴巴,忧心的看着她。甯雨娃细细的回想昏倒前的情形。对了,是他救了她!

  看到风驰后,她果住了,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哭了。等到回过神,脸颊上已经透。然后不知道谁开打中鬼,他的突然掉了。众人趁此机会快速的捡起。在鬼来得及向她开之前!打中他的左肩。当时她以为他已经没有反击能力,但是他突然又举起,朝她的方向来,她只看到一个更快的影子冲向她,然后她就没有意识了。这么说来,那个影子该是风驰罗!

  “真是他?”她喃喃的说,眼神充感动与困惑。“可是,为什么?”

  “你想在没有血源关系的前提下,一个男人会为个女人不顾生命,理由有几个?”席心宁一脸“你真是白痴”的促狭笑容。

  甯雨娃顿时红透了脸。会吗?难道是因为…

  “枉费他这么牺牲。”席心宁愿意同情的说:“真是赔了‘手臂’又折兵啊!”“你是说他的手臂…”甯雨娃果然紧张不已。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得自己去医院看。”

  “医院,这…”甯雨娃又犹豫了。她已经决定不再见他,如果现在去,她的决定会不会就此瓦解?虽然他救了她,可是如果理由不是她所想的呢?

  “雨娃,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钻牛角尖。”席心宁鼓励她,她知道雨娃心里想的。“想算不是预期中的结果,也不见得不好。友情也好,爱情也罢,都是难得的。”说完,她忍不住又取笑:“况且只有你还在怀疑他的感情。”

  甯雨娃听着好友的数落,也不觉得自己真的太小家子气,再怎么说,他都是因她受伤的,她去年看看他总是应该的。“好吧,我去!”她起身便要往门口走去。

  “等等!”席心宁笑得很开心。“还说不想去,明明就急得很。不过,再怎么急,仪容整齐是最基本的礼貌,你不会打算就这样过去吧?”

  甯雨娃低头一看,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她真是昏头了,她的衣服经过一连串的折腾,早就肮脏不堪,好几处都磨破了,而她居然没发觉。

  待她换装完毕、简单梳洗耳恭听后,出门前突然想到不对劲。她纳闷的瞅着席心宁“你怎么会知道鬼和风、雷两家那么多的事?”

  席心宁但笑不语,看来她这个又纯又蠢的好友跟着风驰久了,也逐渐开窍。

  来到医院,甯雨娃从护士口中得知风驰在一个小时前开刀完毕,手术顺利,目前人已经推到特等病房休息。

  听到他没有大碍,她这才放下心,只是思绪依然复杂。问明病房的所在,她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来到病房门口,却迟迟没有勇气打开那扇门。

  良久,她深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扭开门把。病房中,一群人将病团团围住。由于人数比她想像的多,病上的人又被众人围住,看不到脸,她几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如果不是她在夺门而出前看到雷洛和东方拓。

  病房中的八、九个护士看到她的出现全部闭了嘴,并且主动腾出窨,让她能够看清病上的人。

  这一望,让她的心跳不听使唤的加速猛跳。风驰目光锁住她,她觉得自己全身像着了火,这让她不由得低下头,希望不看他就能稳住自己的情绪,只是效果产东是很好。

  众从看着一言不发的两人,互相打了个暗号,便很有默契的走出病房。

  病房门被带上后,空气中因突然多出来的空间而显得怪异,过分的沉默造成极度的尴尬。甯雨娃不暗暗心焦,她努力的想找个话题打丰收沉默。

  “过来!”她还来不及找到话题,风驰倒是先开口了。

  虽然是命令的字眼,但是他的旅顺气中的温柔却让甯雨娃感到自己被宠爱。她无法拒绝的走到榻边,因靠近他而起了一阵战栗,她勉强要自己镇定的抬头看他。

  “你还好…啊!”她轻声惊呼,瞪大双眼看着他突然猛抓住她的双臂。

  风驰握住她的肩,灼热的双眼由到下,再由下到上的将她审视几次。好一会儿他勾起了笑,收回梭巡的眼光,定在她写疑问的大眼睛。“你没事就好。”

  他足的语气让她有些震憾。“谢谢你救了我,你受伤了?”她注意到他右臂及前都了绷带,她心疼水已,不自的伸手摸向他前的绷带。

  风驰松开抓住她肩膀的手,左手覆上她放在他前的手,右手则下滑环住她的,让她顺势跌坐在病上,圈进他的怀里。

  “为什么离开?”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对她提出疑问。

  突然听到问题的甯雨娃恍惚了一下,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后,便将头转向一边,帮作不在科的回答:“事情都结束了,我当然该;回‘我自己’的家。”

  “你都知道了?”风驰并没有因她的无所谓而生气,他听出她语气中的撒娇,也知道她之所以不敢直视他,正是因为她在说着违心之论。

  “如果你说的是你来台湾找老婆的事,我知道。”她的心底泛起浓浓的酸意,她觉得自己快被这股酸意呛得窒息。他是什么意思,故意向她示威吗?

  “所以你就吃醋离开了?”他勾回她巧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

  “谁说我吃醋?我干嘛要吃醋!”他眼底的笑意起她的火气,爱上他已经很可怜了,难道还要接受他这样的取笑?可恶!

  风驰爱怜的捏捏她粉的脸,贼贼的笑着。“瞧你红透了脸,你还敢说你没有吃醋,至于你吃醋的理由嘛,当然是…”

  “是什么?”

  “你爱我啊!”风驰凑近她的脸,以自己的鼻子摩着她的。

  “你…别…别瞎说了,我才不爱你呢!”

  “是吗?”风驰故作可怜状“那我不是太吃亏了?”

  “吃亏?什么意思?”

  甯雨娃惑的看着风驰,一注视到他的眼睛,她的心跳不由得漏了两拍。

  他深幽如潭的黑眸漾柔柔的深情,款款的凝睇着她,那种勾魂摄魄的专注,就像要探到她灵魂的最深处。

  “我爱你!”风驰柔情的宣告。

  “你…别开玩笑了。”她下心头窜起的兴奋及几科冲出眼眶的泪水,冷冷的说:“这一点也不好笑。”她差一点就信了他,差点就以为自己抓幸福,如果不是他妹妹的话突然响起:哥哥只是玩玩而已。

  风驰根本不给她逃避的梵会,他霸道的转过她又躲着他的脸,牢牢的用双手定住她。“我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他因她曲解他的心意而微微动怒,但看到她受伤的眼神让他的心又软了下来“我真的很爱你,好爱好爱你。”

  甯雨娃再也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她的泪水如同堤坝般不停的滚落。他说他爱她!

  风驰疼惜的将她搂在怀中,忘情的亲吻她的发顶。她这个惹人怜爱的小东西,被他爱上是这么不堪的事吗?他失笑。

  甯雨娃终于在他前的绷带惨遭她的泪水茶毒前稳住情绪,不过她仍赖在他温暖的前。“可是你说你不相信爱情。”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会遇上你。”风驰温柔的抚摸她的秀发,觉悟的自动控制:“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你,也许从你闯进饭店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吧!你的每一个表情都牵动我的情绪,我发现自己居然明白了柔情的意义。不过我只当那是一种恋,日子一久,热度就会退了。当你离开时,我痛苦得几乎发狂,但我仍没有想到原来我早已深深爱上你。直到你被鬼捉走,我这才发现我根本不能忍受你有一丝伤害。当时我告诉自己,救回你以后,我要将你牢牢的锁在身边,让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离开我。”

  甯雨娃听着他的告白,心头涨感动,更偎紧他。

  “说来还得感激鬼点醒我这个笨蛋。”风驰自我解嘲的说。

  “为什么?”

  “鬼捉了你之后,送来一封信。”他轻笑。

  一封信会有这么大的功用?甯雨娃不免好奇。“我看看。”

  风驰腾出一只手,拿出一旁的外套,掏出那封他一直带在身上的信。

  甯雨娃阅读着信的内容,其中不外是一些自鸣得意的字句,代了她被绑的事和救她的时间之类的。她颇觉无趣的看着,直到看到了信上的最未一行。

  如果她对风驰的爱还有任何的不信任,那不仅风驰是笨蛋,她列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原来他对她的爱明显到众人皆知了!

  我终于找到你的弱点了,你要怪就怪自己不该动情吧!这丫头既然是你的最近,我就要你尝尝失去最爱的痛苦。那种痛不生的感觉是你自找的!

  她的泪又不听使唤的滴下来,只是这次是喜极而泣。

  “你怎么哭了呢?”风驰慌了手脚,他连忙的擦去她不停下的泪水。

  他急不知所措的反应让她破滋为笑,眼前这个男人真是爱惨她了。

  擦去泪痕,她展出最灿烂的笑容,美得让他失了神。

  “雨娃…”

  “我爱你!”她轻声的说,双脸还是忍不住红了。

  “你说什么?”风驰不可置信的眼眸发亮。

  “我爱你,傻瓜!”她羞窘的将头埋入他的前撒娇。

  风驰简直乐疯发,他不停的喃喃自语:“你爱我,你爱我!”

  他呆傻的表情让也止不住笑。

  风驰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他霸道的宣布:“这一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人了!”

  “你这算是求婚吗?我又没说要嫁给你!”甯雨娃听得心里喜孜孜的,但却故意和他唱反调。

  “不嫁?”风驰眯起眼,欺近红的樱的威吓:“你敢说不嫁?”说完,已覆是她的香,攫住她发言的权利,释放打从她进门时他内心就澎湃不已的渴望。

  “嫁给我!”他仍挑逗着她丰润的瓣,威胁利的柔声命令。

  她只觉得自己在他的深情中已化成一滩水,柔软得无反抗这力,而她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享受着他的热情,她心甘情愿的臣服。“我愿意!”

  病房门的一条门无声无息的被拉上,室的温情仍继续着。

  门外,一群人懊恼的苦着脸,只除了站在正中央的东方拓和雷洛。他们脸上正着骄傲的笑容,双手则伸到众人面前,十手指还不停的动着。

  “哈哈,就知道我们两个会赢。”东方拓得意的说着:“来来,愿赌服输,给钱给钱,哈哈哈!”

  众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皮夹,数了十张千元大钞递给笑得让人想揍他们一拳的雷洛和东方拓。没办法,谁教他们识人不清呢?亏他们对这么有信心,他那种人怎么可能会说出“我爱你”这种字叟呢?好吧!就算他真的爱上洋娃娃了,以他们对他的认识,他也绝不会是先告白的一方。

  他们可都是信心的押他会让她先开口示爱的。谁晓得,他连几小时都撑不过去,一见到人家就像火烧眉毛似的急着告白,太不像他了!

  唉!爱情真是没什么道理的!
上一章     清纯情妇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泥巴小说网提供大量免费的全本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军事小说,玄幻小说,我们分享的全本小说是小说排行榜作品值得阅读,泥巴小说网中国最大的免费小说阅读网站
Copyright 第十章清纯情妇 泥巴小说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